切换风格

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
回复 0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37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铜币
160995
银币
335318
【孽缘】(1)[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9 06: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的故事从这个不大不小的小镇开始。在我印象中这个小镇有点遥远,仿佛
  他一直存在于山峦怀抱又被烟雨笼罩中的广阔阡陌绿野中的孤镇。镇子周围几颗
  大树树冠也湿漉漉的相当茂盛。在这个镇子里我一直寄居在柳伯伯家里,却又能
  享受着家一般的温暖。
  在自卫反击战中我父亲是柳伯伯的指导员,又为就救而他牺牲了,孤儿一样
  的我从此就被寄养在柳伯伯家里。他在镇里是兽医,有时候也会给人看病。因为
  他就一个女儿,对我更加宠爱。
  柳伯伯的女儿叫柳凤,比我大四岁。十多岁的她对我也像亲弟弟般的呵护,
  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和我抢过东西,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吃,遇到我喜欢的东西也
  都会给我。什么重活她都会帮我做了。因为生怕那些同学欺负我这外地人,上下
  学也她会带着我,如果一有人取笑我或者欺负我,她就把我拉到身后。那时我就
  觉得她好高大,只想就这样一直扯着她衣角躲在她身后。
  我对柳凤姐的依赖感也越来越强,学习中一遇到难题就会想到她,她帮我解
  题的样子真的很美。在黄亮的台灯下,她较好的脸蛋暖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有
  会眯起来。有时眉宇也会微微皱起来,薄薄水润的的嘴唇还一动一动的。过不一
  会儿,转脸又耐心地和我解释。她耐心细语的样子,还有她脑袋后乌黑的马尾辫
  一动一动的。让我觉得好贴心。
  不知什么时候我懂了" 童养媳" 这个词,从那时开始我一直会把柳凤姐幻想
  成,她就是我的童养媳。以后她一定会做我媳妇的。
  没几年,柳凤姐出落成漂亮的大姑娘了,胸前丰满浑圆的曲线,让我多看几
  眼都会心跳,也引的不少男生围着她转。在她拉我手时我也会害羞了,可每次被
  她的牵住手就觉得好温暖,不由得手心冒汗,有种热流上涌。
  我虽然很喜欢被她拉着手的感觉,可是同学们一嘲笑,我就会难为情地,狠
  狠地把她手甩开。她只是嬉笑着摸摸我的头说" 哎哟,长大啦!怕难为情拉…
  …" 看着我跟其他同学回家她就乐乐地跟在后面。
  在我记忆里她从不对我生气。有一次,她照例在我旁边,扒在桌上写作业的
  时候,看着她鼓鼓的胸脯将衣服撑起浑圆的样子让我心跳,尤其她呼吸平缓地一
  动一动的。透过衣服能感觉到小背心的曲线,将她身体包裹着,我不禁出神了。
  她似乎也发现我在看她了,粉粉的脸颊一红,冲我挤了下眉。弄的我更不好
  意思了。可还是会忍不住偷瞄向她那里,没多久我和她床之间就多了块帘子…
  …。
  而对柳凤姐身体的好奇却越来越胜,有一次柳伯伯出门不在家,柳凤姐干完
  活打水在屋子里洗澡。让我出去玩,可出门没多久,就想起柳凤姐此刻就在家里
  洗澡,心跳忍不住就激烈起来。
  最后还是装着胆子,猫回了家。隔着门,我就能听到哗哗拧毛巾的声音。
  带着少年的期待,屏着气,透过门缝。只见柳凤姐雪白的背影,她雪白的屁
  股和欣长的腰身,几乎让我痴迷,她的腿很匀称。手臂抬动,从后面也能感觉她
  鼓鼓胸脯的边缘。
  柳凤姐的样子让我晕晕的,身体忍不住一晃,一头撞在门上。半倚的门一下
  子大开,我却一个狗啃泥趴到屋里的地上。惊的柳凤姐用手巾捂着胸口转身。一
  脸羞涩怒怒地对我说" 讨厌、讨厌……你讨厌死了……。"
  一脸灰的我已经吓的不知所措了,只是尴尬、乞饶地看着柳凤姐。
  " 还不起来……" 柳凤姐忙着将衬衣套上一副生气的样子,虽然能感觉到她
  疼惜我的语气,我心里还是怕的要死,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她的样子却更漂亮了。
  或许我在她心里就是个调皮的弟弟。她又立马套上裙子,合着衬衣,蹲下身
  帮我扶起。" 你看都出血了!你个死孩子,哪里学的这样坏!" 她一脸严厉,不
  过我怕的还是柳伯伯,有一次柳凤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做错了,柳伯伯完全是
  用军人及农村悍父的方式对待她的,听她" 嗷嗷" 大哭的声音,我都两腿发软。
  " 不要和伯伯说!我…我…以后不敢了……" 我觉得我的声音都在颤抖。
  " 这样小年纪就不学好!"
  " 不……不了……以后一定不了" 我的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几乎就要哭
  了。
  柳凤姐给我手掌摸红药水的时候,她领口的春色几乎又要我晕倒,不过也不
  敢看太多,但看一眼也让我眩晕,衬衫只是简单地扣了两个扣子,完全就是现在
  的" V" 字领,雪白的皮肤,和透出影着浅蓝静脉的乳肉,从衣襟暴露出来,那
  衣服被她娇挺的乳峰支撑出完美的圆球形,或许因为被我偷窥的刺激,她小巧的
  激凸格外明显。那天我也嗅到了她身上的气息,从来没这样浓厚过。
  不过柳凤姐从那天开始也和我渐渐的疏远了。或者说是胡长平搬来以后,胡
  长平比柳凤姐大一岁,是白眼瘸的儿子,其实是他的干儿子,而且我还听说他是
  白眼瘸在有了儿子胡安以后才收留了胡长平,好像为的是白眼瘸的亲儿子能长的
  好点。
  白眼瘸,听我叫他的绰号就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即是个白眼又是个
  瘸子,他看人的时候两个眼睛的焦距就是对不到一起。他在我们镇上开了个扎纸
  铺,就是扎给死人用的纸人,顺带给人相面看挂什么的。听说还能驱魔捉鬼什么
  的,弄的很邪乎。不过柳伯伯是唯物主义者,绝对看不上他们一家人的,也要求
  我们不要和他们一家人有什么来往。
  从他们搬来没多久,镇干部就动员胡长平和胡安和我们一起上学了。不过柳
  伯伯管的严,我们也不和他们多说话。
  可胡长平这家伙,人长高大也比较有样子,而且还有不少能耐,记得那时同
  学水生的小姨,发高烧接连几天不退,人几乎都快不行了,镇上的大夫看了都没
  办法,打了退烧针,可上午打的,退了一些。下午又继续高烧还说胡话什么" 不
  想去……""不去……".而胡长平听说以后,去了趟他们家,还在他小姨前些天走
  过夜路的地方烧了些黄纸,说来也奇怪。水生的小姨真的病就好了。
  水生小姨的事情被同学们也传的邪乎了。前一天的事情,第二天传到我耳里,
  就是那天他小姨走夜路,被脏东西给看上了,还摸了身子。那东西想把他小姨带
  走做鬼媳妇。幸亏胡长平及时为她驱赶了,不然命就没了。
  我在柳伯伯的影响下自然不相信这些,但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胡长平在校门
  口主动来搭讪柳凤姐,说:她和他一样是虚阳,也是阴气很重的。还送了个铁圆
  珠给柳凤姐挂在脖子上说能辟邪。
  我看了就生气,在我看来他就是想勾引我的柳凤姐,尤其是柳凤和他说话的
  时候那种面带桃花的样子,分明也喜欢这个帅气的胡长平,更让我受不了。
  从那以后柳凤姐和胡长平的话也多了,我和男生们一起回家,他们总是走在
  后面。总要比我晚点到家。而柳凤姐还特地关照我不许和柳伯伯说她们经常一起
  回来的事。弄的我心里极不平衡。幸亏胡子平是白眼瘸领来的孩子,白眼瘸也就
  让他读了一年多的书,就让他去省城打工了。柳凤姐似乎也就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只是每次收到他来的信的时候,她喜笑颜开的痴像,还是让我还是酸溜溜的。
  --------
  时间过的很快,柳凤姐被省城的师范录取了。柳伯伯开心地请了好多人吃饭,
  柳凤姐也开心的不得了还特地跑到小店公用电话去打了个长途。我知道她是告诉
  胡长平好消息呢。而闷闷不乐的我一点开心不起来,因为柳凤姐又可以和胡长经
  常平见面了。恨不得我真想把着些事都告诉柳伯伯。
  柳凤姐似乎也看出我的心思,只是把我拉到角落,对我说:" 姐会一直对你
  好的,可一定要为姐守住这个秘密哦!"
  看着柳凤姐渴望的眼睛,和真诚的期待我的心也软了,当时一下在她红扑扑
  的脸蛋上亲一了口。
  那夜吃完饭,我早早的睡了,感觉好甜。半夜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出门的
  声音。原以为是柳凤姐上厕所,可等了好久都没听到她回来,也披了件衣服出门
  了。
  黑夜里的小镇不像城里完全没有灯光,全靠月光或手电照明,不过夏天的月
  亮总是那样亮。我凭着感觉摸黑寻找柳凤姐的身影,或许是好奇,或许是不好的
  预感。心里的感觉就是一定要找到柳凤姐。
  这些年镇子里的变化很大,镇子边已经种了有经济价值的成片的苹果林,那
  里也是小情侣晚上约会的地方。虽然半夜,可我总是有那种预感,第一个方向就
  朝苹果林过去。
  在苹果林里走了约莫两分钟,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在月光下挺动身体,接
  着粗重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清晰,当中夹住着女人孱弱无力的呻吟,那呻吟分明是
  柳凤姐发出来的。
  我的心砰砰乱跳,绕着他们转动身体。只见柳凤姐弓着背,身体几乎成90
  度,两手无力地抓着树枝,左手臂弯上还挂着让我看了就心跳的乳罩,细细的肩
  带在半空中晃动特别明显。乌黑的头发从她一侧披下。连衣裙的上半截完全从腰
  上挂下来,雪白的乳房随着后面粗犷地撞击,颤一颤的晃动。
  那高大的身影扶着她的双肩朝后扯,柳凤姐的后背几乎就弓起来了,画出性
  感妖媚的弧线。她肥美雪白的屁股被高高撩起的裙摆挡住一些,而苗条、修长的
  长腿,无力地微微弯曲。毕竟那男人太高大了,要迎合他,柳凤姐还需要费力地
  踮着脚尖。
  柳凤姐无力地被人粗暴侵犯的样子,让我又生气又兴奋。只觉得嘴巴里黏糊
  糊的干涩。又朝他们小心地靠近一点,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那人真的就是胡
  长平……。他就像月下嚎叫的公狼般仰着脸,裤子都褪到他脚面上,他从屁股到
  大腿的肌肉完全绷紧,腰身像弹簧般有力挺动。被柳凤姐的裙摆遮挡还是能看到
  些,他泛着水渍在柳凤姐身体里进出的阴茎。随着他发泄般撞击发出" 啪、啪"
  肉体拍打的声音。
  而柳凤姐腰身下沉,美臀羞涩地翘起,迎合。像哭泣般呻吟压抑着从喉咙溢
  出。而小内裤像绳圈般束缚在她两腿踝上。
  我想呵止他们,努力给自己鼓着气,不安感让自己的心脏几乎要破裂了。
  " 啊!噢…………" 胡长平发出长啸般呻吟,腰身死死地贴住柳凤姐的屁股。
  柳凤姐的肩膀被他用力掰了起来。
  我看到他们两的身体都在颤抖。柳凤姐的后背完全和他的胸膛贴在了一起,
  她的手伸到后面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觉得柳凤姐纤长的手指也是那样美)带
  着迷离,扭回头将自己的微启香唇送到胡长平嘴边。
  我从没见过柳凤姐这样美过,她也没对我这样好过,我的喉咙几乎咔住了。
  他们四片嘴唇贴在一起不断的吮吸,胡长平的手也滑到了柳凤姐的乳房上,
  托起揉捏。柳凤姐的奶头和成熟的葡萄般挺立着,随着他的托起,向上翘起。而
  他还不断用胸膛在摩擦柳凤姐光洁的后背。
  柳凤姐伸出舌头,任由他吮吸,被他吸到嘴里。
  我终于忍受不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
  随着我一声大吼,她们先是一愣。
  " 啊!你快走,你走……" 浑身湿漉漉的柳凤姐拼命的推着胡长平。
  看他们慌张的样子,我也有了勇气朝他们冲过去。
  开始胡长平还是盯着我,最后还是提着裤子跑了,而旁边柳凤姐不顾身体的
  赤裸,死死的将我抱住,虽然我生气,可觉得柳凤姐的身体好温暖。她柔软坚挺
  的胸脯就那样紧紧地贴着我的胸膛。

 第一章节
  张映荷赤身裸体地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皮肤上
  还挂着水珠。镜子里的女人个子很高(张映荷赤脚身高是1米74),两条雪白
  修长的大腿可以与欧美女人相比美。丰满的乳房已经不如少女时挺翘(张映荷的
  乳房为37F),可是要远比同龄的女人挺拔。柔软腰身虽然还算纤细,可是,
  小腹却有了少许赘肉。
  细看镜子里那张冷艳的面孔,就会发现眼角上有几条细细的皱纹。张映荷轻
  轻地叹了一口气,自己毕竟已经37岁了,女人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不知道
  自己的美丽还能保持几年?青春不再是任何女人都无可奈何的事情。
  张映荷擦干身上的水珠后,赤裸着身体走到卧室,从床上拿起粉红色的情趣
  内裤穿上。当她走出红叶会所时,她看到自己的秘书郑洁已经在会所外等她。
  坐在黑色的奥迪车里,张映荷开口问道:“区里面有什么事吗?”
  郑洁回答道:“没有什么大事,不过王主任昨晚打电话来问,宏远电子落户
  开发区的奠基仪式明天早上10点开始,他问您参不参加?”
  张映荷想了一想说:“一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准时参加。”
  郑洁这时又说:“海峰刚刚也给您打了一个电话,问您下午有没有时间?”
  张映荷略微有些惊讶地说:“他没说有什么事吗?”
  “没有,他只是说让您有时间的话给他一个电话。”
  张映荷从郑洁手中接过电话,然后开始拨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后,她微笑说
  道:“儿子,你找妈妈有什么事吗?”
  “下午啊?下午妈妈有时间。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秘?你这傻孩子,还跟妈
  妈保密。好,好,下午2点妈妈来接你。”
  挂掉电话后,郑洁看到张映荷的心情不错,她一边开车一边说:“张书记,
  您和海峰的感情真好,就是亲生母子也不如您跟海峰亲。”
  张映荷的心情确实很好,这次省城之行让她收获不小,她任开发区管委员会
  党委书记已经三年了(云海市开发区党委书记还兼任市委常委,副厅级官员)。
  这一次到省里,她的后台省委副书记范振国告诉她,市委副书记杨俊杰马上要调
  走了,副书记的位置空了出来,范振国已经和省委书记李国宁提出让她来接任,
  李国宁同意了范副书记的意见以换取另外一件事情上范副书记的支持,如果不出
  意外的话,下个月张映荷就可以成为云海市市委副书记,这对张映荷的仕途是一
  个巨大的进步。
  张映荷这时心情非常愉快,听到郑洁这么说后也开心地说道:“海峰是一个
  很懂事的孩子,他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我却真的很喜欢他。而且,他也把我当
  成他的亲妈。”
  郑洁这时在旁边又接了一句:“这说明你和海峰很有缘份。”
  张映荷是二婚。她的前夫是一个武警,八年前国家还没有取消农业税时,林
  阳县大王乡的农民因为土地问题与镇政府大规模对持。当时的市长周启华下去调
  节,作为武警上尉张映荷的前夫也跟随下去。
  在周启华与农民谈判时,当时有一个因这件事亲属死去的农民拿出自制的土
  火枪对准周启华开火。张映荷的前夫就站在周启华身边,危急之下张映荷的前夫
  挺身挡在周启华的身前,保住了周启华的性命,而张映荷的前夫却因公殉职。
  当时,张映荷才29岁,她的女儿才3岁。事后,市里为了补偿张映荷,把
  才提升为科级干部的张映荷调到开发区任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这中间,时任市委
  组织部长的马兰也就是郑洁的母亲和市长周启华都尽全力帮助张映荷运作。两年
  后,张映荷与前夫的同事林健卫再婚。
  张映荷与林健卫很早就认识。张映荷与前夫结婚后与林健卫两家经常来往,
  林健卫的妻子生下林海峰后不久就病了,在病床上躺了两年就离开人世,这两年
  中,林健卫对妻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这给张映荷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而且,林健
  卫人也很英俊。虽然他比张映荷大六岁,再婚时他的官职也不如张映荷,张映荷
  还是选择了林健卫做了伴侣。
  婚后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张映荷也很喜欢林健卫的儿子林海峰。一转眼已
  经八年了,如今,林海峰已经15岁了。林海峰长得像他妈妈,是一个英俊、阳
  光的小男孩,很迷人。至少,张映荷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孙玉秀很喜欢她的哥哥。
  从省城快到云海市里时,张映荷突然对郑洁说:“小洁,你跟我也有三年了
  吧,有没有想过到下面去任职?”
  郑洁今年27岁,大学毕业后第二年给张映荷做秘书,如今已经有三年了,
  是正科级。她当然也想到下面去挂职,不过,她懂得这件事还得要张映荷同意才
  行。她的妈妈马兰曾经对她说过,张映荷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郑洁给她做秘
  书不仅仅是因为升迁快,更重要的是跟张映荷学习如何做官,如何做人。
  这三年来,郑洁跟着张映荷确实受益非浅,如今听到张映荷这样说,她不禁
  心中一动,随即她诚恳地回答道:“我听张书记的。”
  张映荷沉默了一会说:“小洁,再给我干一年秘书吧,这对你也有好处。”
  “好的。”
  郑洁回答后忍不住有些感到奇怪。自己的妈妈与张映荷父女俩都有交情,张
  映荷的父亲曾帮助过妈妈,后来妈妈成为市领导后也给张映荷不少帮助。自己给
  她做了三年的秘书,相处也很好。可是,这次省城之行,张映荷却问自己这个问
  题,而且还说对自己有好处。她相信张映荷不会骗她的,问题是,晚一年下放对
  她有什么好处呢?
  下午2点,张映荷开车到达自己家楼前面时,就看到林海峰站在楼下。张映
  荷刚刚停下车,林海峰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说:“妈,到秀水家园。”
  张映荷有些奇怪地问:“到那去干什么?”
  “妈,到了你就知道了。”
  秀水家园是去年刚刚建成的高档小区,保安也到位,治安也很好,是云海富
  人区。不过,官员却很少到这里来住。当张映荷看到林海峰拿出通行证时,她就
  更加惊讶了。
  张映荷在林海峰的指引下来到一栋公寓楼前,下车后跟着林海峰上了三楼。
  当林海峰开门进房间时,张映荷也跟着进去。这是一栋240平米的公寓,房子
  装修得很奢华,参观了一会后林海峰露出阳光灿烂一般笑容说:“妈妈,这间房
  子怎么样?这是我买的房子。”
  张映荷吃了一惊:“你买的房子,你那来这么多钱买房子?”
  林海峰神秘地一笑说:“一会再告诉你。妈,你先喝点咖啡再说。”
  张映荷从儿子手中接过咖啡,浓浓的香味让张映荷感到口有点干渴,咖啡入
  口后张映荷就知道这是顶极咖啡。张映荷今天已经意外多次了,这时,她也想知
  道答案,于是对林海峰说:“儿子,你该告诉妈妈怎么回事了。”
  林海峰却一点也不急,他拉着张映荷的手到窗前说:“妈妈,你看,小区的
  绿化非常好。”聊了一会后,张映荷突然感到浓浓的睡意,她的腿一软,感到儿
  子扶了自己一把后,她就人事不知地躺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映荷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儿子林海峰穿着
  内裤光着上身站在床边。她大吃一惊,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呈大
  字型躺在床上,手脚都被皮带绑着,而儿子林海峰正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张映
  荷心中大骇。
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意见反馈】版块告诉我们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GMT, 2022-1-22 17: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