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
回复 0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370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铜币
160995
银币
335318
一見鍾情的處女同事[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9 06: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這是我心中永遠的痛,永遠的記憶。
  燕很瘦,1米6的個子,才只有40公斤,沒有豐碩的胸和臀,但卻是那麼迷人,那雙難得一見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就像那琴拔子,每眨一下,都在我的心弦上彈拔了一下一般,心胸總會是醉醉的。
  她說,回來看看,一年多沒見父母了,怪想的,我要留年呢。臉上掛著淡淡的表情:天底下只有父母的感情才最真!我知道,她還在怨我。
  面對著燕,我全然直不起腰,那針扎一般的心痛彷彿一直腰,胸就要爆一般。
  的士忽然停下,大老伸出頭問要車不?我煩躁的搖搖頭,低頭自顧走。
  心裡酸酸的,燕還是那麼美,都五年了,臉上並沒有滄桑的痕跡,瘦的人總是不容易老,我說,你怎麼還是一個人?
  燕還是一臉淡定,早呢,不急,心都死了,一個人過得挺好。我知道是我傷的。
  那一年,我對她說,即便是離婚了,我都不可能娶你!後來她告訴我,就是這句話,讓她差點從住的12層樓上跳下去。
  摩托車滑著一優美的弧線,在我面前晃過,差點撞上我,NND他還罵找死!
  我一臉茫然,我這是怎麼啦?
  那一年,燕來公司應聘,坐在我面前,一襲蘋果綠的T恤和齊膝的短裙,齊耳的短髮,額上的劉海並沒有遮住那雙極其美麗的大眼睛,一副恬靜的樣子,身材很瘦,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喜歡豐滿而曲線玲瓏的樣子,可燕的這雙眼睛,還是我這一生中見過的最美的!沒有一位明星的眼睛,有這麼動人心魄的氣質!
  是不是一見鍾情,我不知道,只知道,從此,燕就是公司的一員,我的目光,竟從此在追尋著另一雙目光,無法控制。
  喝著紅酒,燕的臉顯得紅撲撲的,分外嫵媚,只是那雙眼,好像深不可測,撲朔迷離……我輕輕的說,你這雙眼睛,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啊,沒有人能夠抗拒!
  燕仍舊一臉淡定:可照樣逃脫不了被拋棄的命運!
  狠狠的罵自己笨蛋!竟去挑撥她那死去的心和傷心的往事!自討沒趣!
  我們很從容,坐在一起,炒了兩個菜,一瓶法國紅酒,照舊喝湯,那是我們很喜歡喝的湯。
  那一年,她爸爸和一家人請我吃飯,也是喝的這種湯,很有粵菜系裡的湯的味道,很清甜。
  燕爸爸說,我們一家人都很感激你,丫頭大學畢業,一直不去工作,總是不滿意單位,可對你公司,卻是一見傾心,我們經常可見到丫頭甜甜的笑了。那時,才知道燕爸爸和我是同年。
  我說,燕子是很優秀的一位女孩,公司很高興能聘到她。
  以前我是從來不接受下屬或其親人的宴請的。
  “干”,一杯法國紅酒,一飲而盡,臉上那淡淡的紅把燕顯得更加的妖豔!
  我的酒量不好,一杯下去,臉上早已像關公一般了。
  那一年,也是紅酒,也是有點暈暈的,我們竟然第一次相擁相吻,那唇涼涼的,竟像我第一次和妻的吻,也是涼涼的,帶點顫抖。
  在公司工作半年多,一天晚飯後,收到燕的信息:去K歌嗎?心情一陣激動,去啊。公司的內部網上有內部QQ,我們經常在空閒時間聊天,多聊社會、人生,也聊笑話,還聊輕裝走人生的路。不時的,發自內心的讚美一句:你的眼睛是我見到過的最有氣質的最有震撼力的眼睛!燕常開玩笑,說我是老夫子,不懂情趣,沒有應酬,天天守著家,敢不敢去K歌呀?我當然說沒有問題。
  這次就真去了。
  希望發生點什麼,卻又怕發生點什麼。
  我們隨著“曾經心痛”的慢四步,輕輕的相擁著在偌大的舞廳裡旋轉著。我依然是正經的接觸,不敢越雷池一步:燕畢竟是我女兒輩啊,喜歡只能是在心裡。
  然後,是紅酒,然後,燕說,頭好暈,我扶著她的肩,關切的問怎麼啦?再然後,順裡成章的她便倒在了我的懷裡,連同我,也暈了。
  這便是我們的處女的吻!
  昏暗的包廂裡,猩紅的燈光,燃燒的酒精,早就把我的理智之堤沖垮!我們瘋狂的揉擠著對方,軟軟的舌侵入對方狠狠的吸著,吮著,手照舊的不停,伸入胸罩內,天哪,那看上去瘦瘦的胸前,竟有一對極品乳房:半球狀、比手掌略大、乳頭小小的、極具彈性,完全是一片未開墾的處女地啊!
  燕在我的瘋狂吸吮下,全身發軟,直往沙發上倒去,我攙扶著她,一同倒在寬大的沙發裡,飢渴的慾望,把我們燃燒得如癡如醉,似狂似瘋,我們早已不顧一切,脫下了對方的上衣、裙褲,光滑平坦的小腹下面,是那令人瘋狂迷人的三角地帶!稀稀的陰毛,豐滿的陰阜,會陰部早已春潮氾濫了。
  我騰出手來,準備脫內褲的一剎那,一激靈,我竟然嚇醒了,天哪,我這是在幹嗎?望著迷醉在沙發上的燕,我趕緊摟起她,幫她把裙褲提起來,幫她整理好淩亂的衣服,輕輕的說,對不起,你太美了,我差點沒控制住。
  燕一臉幽怨的看著我,說,對不起,是我不好。
  思緒,幾年的時光,竟然只掠過幾分鐘時光,看看,才走了一站公交路。氣溫才2度,竟不覺冷。
  自從那次以後,我們有好久沒有說話,在公司裡,她每見我的時侯,總是低著頭,不看我。我也很尷尬,畢竟,我們有吻,那天她說,這是她的初吻,想起和妻的吻,竟然一樣,我相信燕說的是真的。
  我拚命的喝酒,其實酒店裡的服務員都和我很熟悉,她們在竊笑:呵呵,酒不醉人人自醉了,老總有點失態哦。
  藉著酒勁,我把坐椅移近一些燕的旁邊。我說,造化弄人,其實我一直也不輕鬆。
  感情傷害是雙刃劍,傷燕的同時,也深深的刺傷了自己,再說,千真萬確,我愛燕,很愛。
  燕一臉的不以為然。我知道,到現在,她仍然沒有真正的原諒我!
  或許這輩子,燕都不會原諒了。
  尷尬的持續了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在一家酒店吃過晚飯,獨自一人沿著河堤無目的的徜徉,昏暗的路燈下,一個極其熟悉的讓我心跳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是燕,她和一個年輕的警官面對面的坐在草地上說著話。
  一剎那間,大腦竟然一片空白,我的心就好像被剮一樣難受!不知道我是怎麼回到公司的。
  回到家,妻關切的問,怎麼啦?你臉色好難看。沒喝酒,臉不紅,倒顯得蒼白。
  眼睛不敢看賢慧的妻,只說,可能感冒了,很難受,睡睡可能就好。
  一睡,就是兩天!
  擊敗男人的最好的辦法,不是商戰,不是武力,是情!
  難怪,文人們會說情天恨海!
  兩天沒去公司,妻每天給我做粥喝,小心的侍候著我。
  第三天,全身無力,虛虛的回到了公司。員工們都關切的問侯著我。唯獨不見燕。
  習慣的,打開內部QQ,竟然有數十條信息,對,是她,全部是燕的。
  兩天見不到你,心裡空空的,聽你妻子說,你病了,一睡不起,很想去看你,可不敢。家裡給我介紹對象,是公安,我不喜歡,那天家裡人安排我們見面吃飯,吃完後,要我們在附近草地上坐坐,你不知道,那時侯,真想有你在身邊,我好怕,好怕離開你,一說介紹對象,就彷彿要離開你,心裡就像刀剮一樣難受!能給我參考參考嗎?你不知道,沒有你在身邊,我是多麼的無助!
  好點了嗎?你再不好,我一定要想法子去家裡看看你……很樸素的說話,卻讓我如飲甘飴!
  我知道,她仍然不知道我心中的秘密!
  她不知道,那兩天的病,全然是因為她!我無法迴避一個事實,我愛她!
  一陣寒風吹過,頭上的酒精好像有點退去,走到橋上,看看河中流淌的水,靜靜的,可我的心卻在波瀾壯闊!
  是的,我愛她,愛燕,她很普通,但做事很敬業,為人很質樸,不喜歡化妝,走路輕輕的,像一襲溫和的風。我們在內部QQ上聊得很投機。她的眼眸很清沏,很亮,笑起來牙不好看,可卻給這雙美目平添幾分嫵媚。燕很瘦弱,好像隨時會被一陣風吹走似的,好生讓我心疼,總有一股無言向上的力量想要呵護她,疼她!
  記得,小時侯,老師常常說,我們在遇到誘惑的時侯,腦子裡常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說,不要緊,享受它吧,這是個壞小人;另一個說,不,這不是我的,我不能擁有它,這是個好小人。真正的好人呢,就常常是好小人打勝戰的。
  自從燕進公司的半年多,我的大腦裡,就常常是兩個小人在打架了。到現在為止,未分輸贏!
  人真是一個奇怪的動物,或許是因為有思想,才會有虛偽的舉動。
  在內部QQ上,我回覆道:燕子,請記住,我永遠是你最好的朋友,是你的長輩,你可以叫我叔叔,不,是叫伯伯(我比她爸年長三個月),我很喜歡你,你是一位極其優秀和美麗的女孩,你的氣質很高貴,你的命運,絕對不是只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小城市的,以後,你會到更遠的地方更大的地方上班生活,一定會的,你是那樣的上進、善良。記得有一位哲人說過,一個人,具備善良、正直、敬業的特質,加上善於反思,就具備百萬富豪的特質。這些特徵你都有,祝福你!
  你一定會擁有一個幸福的婚姻!
  表面上,壞小人打輸了。
  可能是看了我的信息,一連幾個星期,我們相安無事,天天能看到燕,燕就是身邊,雖不可及,卻讓自己的心感覺恬靜。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已是深秋。
  我越來越相信“緣”,中國的文字真是很奇特,一個緣字,真是代表著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燕的生日,公司會給一份禮物。
  那天,燕發QQ說,能陪我單獨過生日嗎?
  正好沒事,回道:當然。
  這是一個令我終身難忘的週日。燕的生日。
  燕帶了好多干糧,上午我們一起來到離公司所在城市5公里之外的一個以山為主題的公園。燕說,很久沒有爬山了,山上的秋風吹吹,想想都覺得爽。
  一路上,我牽著燕的小手,保護著她,上到了山頂,在高高的塔頂,我們吃著乾糧,俯眺遠方,真是心曠神怡!
  人真是一個奇怪的動物。不時碰觸到燕肌膚的嫩、聞到燕秀髮的香,真是心意猿馬!一點也不覺累!
  燕玩得極其開心,在公司,很少看到燕大笑的,在山頂上,燕的笑聲傳得很遠,就彷彿她以後走的路。燕的每一個動作,都顯得那樣的優雅可愛,心中常常生出想擁抱燕的慾望。
  望著和我一起在街上行走的一些被羽絨衣包裹得另有一番迷人的美女,殘存的一些酒精,讓我深深的吞下一大口唾液!NND,世界上總是那麼多的誘惑。
  男人的誘惑比女人的要多多了,不僅僅要抵制金錢的誘惑,還要抵制美女的肉體的誘惑!唉,如果是當地下黨,一定是個當叛徒的料,要我過美人關,門都沒有。
  造化弄人,我終究沒有過去這道美女壘起來的坎!
  剛剛還是陽光燦爛,轉眼,天穹就低下來了,彷彿觸手能及。
  秋天很少雷電交加的,這次偏偏就不。
  我把它解釋為天意,給自己享受誘惑找個理由。
  半山腰,一個鐵皮架下,是山道玩具車的所在。瞬間就已是傾盆大雨,雷電交加!這真是天意啊。
  天暗得看不見了,鐵皮架下並沒有坐的地方,四面透風,我們緊緊的相擁著一起,劇烈的閃電劃破天空,擊中鐵皮架上的電線,閃著火花,巨響的雷,震得地動山搖,十分的可怕!
  我們全身濕透,緊緊的擁抱著燕,也並不覺得寒冷,胸前感覺到燕粗重的呼吸和我彷彿要蹦出來的心跳!
  天穹好像被閃電劃破一般,雨,沒完沒了的下。
  燕似乎一點也不怕,她緊緊的靠在我的胸前,雙手摟著我的腰,臉不停的在我的胸前拱著、吻著,仰起來,吻我的頸和臉和唇,處女的氣息真真的十分誘人,像一團烈火,彷彿把我融化!
  我們緊緊的擠揉著,吻著,吸著,唾液與雨水混在一起,頭上、身上、地上,雨水相連,天人地合一!
  那刻,大腦裡一閃:如果此刻我們交合,生下來的說不定是扭轉乾坤的領袖人物!
  然而,我們畢竟是極其普通的凡人。
  另一個念頭也閃過:假如此刻被雷電擊中,明天,緋聞就會讓美麗賢慧的妻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恐懼!
  可此時此刻的燕,正溫馨的靠在我胸前,享受著一個成熟男人的體溫。
  離公司怎麼那麼遠?我又深深的嚥了一口唾液,風依舊那麼大,酒店大廳裡,酒已喝得過半了,燕把一張銀聯卡放在我的面前,這是我以前給她的,說,還給你,裡面還有五萬元,我幾年湊起來,存到五萬,應該夠了。
  那一年,燕被我送往南方一個大都市,我告訴她,那裡朋友開的一個公司需要文員幫忙,你去那裡幫助一段時間。走時,我給了她五萬元,說,大城市,花銷大,放著用吧。
  燕說,密碼沒有改。是她的生日。
  當作那麼多人的面,我沒有流淚,再說,男人很少流淚的。要流,都是往心裡流。我十分痛苦:你非得讓我一輩子受良心的折磨不成?我欠你的,這輩子是還不了了。
  燕十分的冷漠,說,不必,你也不欠我的,那是我自願的。
  燕那十分好看的眸子,望著遠處,深邃,迷人,說,不要責備自己,我愛過了,雖然短暫,雖然已心中無愛,可畢竟擁有過,謝謝你。
  我的心,酸酸的,想哭。
  雨,依舊沒完沒了。
  對燕說,走吧,淋回去,山下有賓館,去把衣服烘乾,別凍著。
  她不願,說,我早就想有這麼一天,能和你,天地之間,只有我們倆個,抱著,到死都願意!
  聽得我的心都碎了,我沒有資格再擁有一個好女孩的愛了!愛是排他的,我有一個美麗賢慧的妻子,她愛我勝過一切,我也愛她!在燕的耳邊,我告訴她,燕,我也非常喜歡你愛你,可我沒有資格!我的妻是天地下最善良的女性,我們不要傷害她好嗎?
  燕大聲喊:不!我不要聽,我就只當你一天妻子都行!
  淚流滿面。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了。
  我摟住燕,說,聽話,我們走吧,下山去,別凍壞了,別讓我心疼好嗎?沒有等她回應,抱起她,冒著傾盆大雨,就往山下走去,她好輕。最多四十公斤。
  賓館沒有緊急的乾洗業務,內地的三星,真不怎麼樣。
  710,這個我永遠都記得的號碼,在這裡,我讓一位美麗的女孩,走完了從女孩到婦女的路!在這裡,有那永遠印記在我心靈深處的鮮紅鮮紅的處子的血!
  它像刀,象刺,象火灼一般,在我不算堅強的心上烙上深深的印記!
  沒有乾洗,只好自己洗了,燕洗好身子,裹著浴巾鑽到被窩裡看電視去了。
  我衣著濕濕的內褲,在另一張床上給燕用電吹風幫她吹濕衣,不然,今天我們無法回公司了。
  朔風依舊凜冽,思緒著遠去的美好時光,竟覺得渾身發熱。
  第一次近距離欣賞裸體的燕,真是上帝傑作!平時看上去那麼瘦,可裸著的肉體竟然美得耀眼!讓我第一次感到自卑,為自己略顯蒼老的皮膚深感羞愧。
  沒有什麼字,沒有什麼詞,能夠表達此刻燕那極品的裸體,可惜了我不是畫家。
  花了整整一個小時,才把衣服吹乾,晾好。來到燕的床邊,她早已睡著了。
  濕濕的我,很不舒服,也去洗個澡,光溜溜的在浴間,被熱熱的水沖刷一會,竟然感覺下體熱漲漲的,胸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慾望!
  飽暖思淫慾,這是自古以來的人性的弱點!
  熟睡的燕,呼吸平緩,紅撲撲的臉顯得煞是嬌豔,晶瑩性感的唇、嫩白細膩的頸、勾突有致的胸,就像一塊巨大的磁石,深深的吸引著我的眼球,讓我邁不開步去。我的腦子裡早已像一團粥,糊糊的,胸中湧起一股巨大的膨脹力,彷彿整個身體在升騰、羽化,裹著浴巾的我,下體早已橫空出世!
  在那一刻,我相信沒有人能夠抵擋這巨大的誘惑!
  輕輕的,滾燙的唇和燕印在一起,一股電流流布全身,忽然燕一把把我摟住,軟軟的、燙燙的、濕濕的唇和舌早已把我的全然吸入,交疊、吮吸、吞吐、包繞,津津玉液,人間極品!裹著的浴巾雙雙脫落,光裸著完全融合一起,早已分不出你我,那種靈與肉、水與火、天與地、心與心的交融,硬硬的長長的在燕美嫩雪白的三角處晃動著尋找著入口,在燕汩汩流出的玉液的導引下,紅紫發亮的部份慢慢的把燕那處子的雙唇往兩邊擠開、擠開,一點一點的挺進,疼痛讓燕忽的痙攣的夾起腿、然後張開,長長的猛然一陣突破,全根沒入,燕大叫一聲:好痛!!!
  緊緊的抱著我,指甲陷入我背上的肌膚,燕好像一下子沒了呼吸一般,痙攣的讓我窒息了去……那一年,燕18歲。
  素來以強勁持久而自豪的我,只一百多秒,就升入了天堂……燕噝噝的吸著氣,輕輕的說好疼,腿一縮起就疼,做愛並不像那些已婚的朋友說的那麼神。低頭一看,白白的床單上,有一塊耀眼的處子的紅。
  這是意料之中的,每天相處的所有舉動,燕都無不處處透著處子的氣息。
  “頭”,燕一直都是這麼稱呼我的,從進公司的第二天起,她說是聽別人稱呼我才這麼叫的。燕說,她喜歡這個稱呼,“頭”,好好玩的。她說她有戀父情結,在學校時,就暗戀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師,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燕說,應聘的那天,一下子就被我的平易親人的氣度折服,原以為,老總一定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吧。沒想到,竟這麼年輕。
  燕說,在公司裡,很難集中思想上班,老是想見到你,就是看到你QQ上的那個頭像我都覺得異常的親切,開會時,你在臺上說話,我都感覺十分驕傲,彷彿你就是我的,這麼棒的你是我的。
  燕說,那天聽說我病了,她一夜都睡不安穩,老想著怕我出問題,老把我的病往壞處想,越想越害怕,怕從此就見不著我了。她說,她無法接受從此見不到我的那個事實。
  我的心都碎了,真不知道是何時修來的福,能得到如此清純美麗的女孩如癡如醉的愛!
  我必須告訴她,她的愛是有回應的,我也愛她,不然,對她來說,太殘酷了。
  摟著燕,我告訴她,那兩天的病,全然是因為她。她一下子驚呆了,淚,猛的流淌,燕又撲在我的懷裡,嚶嚶的哭了好一會,喃喃的說,原來你是愛我的,原來你真是愛我的……她再一次瘋狂的吻、吸、揉、擠,我們再一次的陷入瘋狂的交媾之中……又一次出血,細小狹窄的通道,艱難的容納著高度發育粗壯的男人的根,它在那暖暖的、軟軟的、緊緊的充滿著吸力的處子的體腔裡,再一次的洩光了我全部的積蓄!
  咦,公司怎麼越走越遠了?四顧看看,原來在橋頭就拐了彎,沿著河堤徜徉著,數年的光陰恍如隔世,這是一條我多麼熟悉的路呀。
  自從燕的生日之後,這條楊柳依依的河堤便是我們經常散步談心的地方,離公司不遠,但樹葉茂盛,加上沿路的楊柳,晚上,卻是一個散步的好去處,五步之外,便不能視物。這也是一個危險的所在,離公司不遠,很容易被別人發現的。
  後來才知道,公司裡,除了妻,員工們都知道了我們的事,他們都很早就知道燕看我的眼神是一臉的嚮往和憧憬,眼光閃閃的,透著一位少女對鍾情男子的情愫。證實這點的,就是在這裡被人看見我們擁抱的身影。有一個主管私下跟我說,都是燕害你荒疏了公司的好多業務,如果公司倒了,我們都找她算帳去!這是後話。
  我知道他是為我好,我也知道,辦公室戀情的確危害很大。
  可那時的我,遠無法克制自己,燕太好了,她點燃了我青春的激情,我似乎重新回到了我的青年時代。
  在燕的面前,男人的另一種成就感在胸中升騰。我喜歡她一臉燦爛的幼稚的面對我聽我說我從前的故事,那神情,彷彿是在和我一起重溫往日的時光。有時她會很天真的問上一二句讓人聽了捧腹大笑的話語,真真的很令人陶醉。
  以前我常常為小說裡的故事所感動,常常羨慕小說裡男主人公的被女主人公愛得死去活來的情景。
  沒想到,我和燕的故事,全然就是一篇長篇小說!
  小說來自於生活,我為自己的發現感動得一塌胡塗!
  那段相愛的日子是多麼值得懷念呵。
  每天,我吃過晚飯,就慣例來到公司處理管理上的業務,沒有秘書,所有的文書處理都是自己做,因此,晚上便是我在公司處理事務的時間。自從有了燕,這個時間就有一半給了燕,其實,我們在一起,很多的時侯只是聊聊天、相擁相吻,很少做愛,燕老說做愛是一件很髒的事情。她非常滿足於被我擁在懷裡,靜靜的聽我心跳、聽我說故事、聽我談人生的情景。
  每次情到濃處,我都有強烈的進入燕體內的慾望,燕老是說,頭,你的性慾很強耶,為什麼這麼喜歡做愛呀。唉,真是一塊沒有開發的處女地。被她一說,還真有點感覺自己很下作,怎麼只想著做愛呀?
  燕非常依附我,幾乎什麼事都要和我說,問我的意見,晚上散步分手後,她還一直不停的用手機發信息,記得那半年來,每個月的手機信息費就高達四五百元!想想真是的,移動給了無數男女交往的平臺,最古老的男女情愛也給移動帶來巨大的利潤!這也是一種食物鏈吧。
  可以看到公司了,那熟悉的門面象給我注射了一支興奮劑一般,原本步履蹣跚的我,加快了腳步。花了半輩子的努力,才創建了這家公司,幾年來,業績不錯,不論多麼的累,一到公司,就渾身是勁了。離開公司太久,便會像抽空了要虛脫了一般。
  有點暈了,燕說,這酒還真有點後勁。其實,燕是不太喝酒的,酒量並不好。
  也許是藉著酒勁,燕問,我走之後,你還有別的女人嗎?
  紅得發紫的臉,笑起來一定很難看的。我苦笑說,在你心目中,我就是那種濫情的人嗎?
  你的慾望很強的,不是嗎?燕淡淡的說。
  才相處幾個月,燕就知道我是一個性慾特強的人,彷彿有使不完的精力。燕說,你的精力太旺盛了,創業都用不完你的精力,我對這種事沒有多大興趣的。
  這點燕真是冤枉我了,我心底下不否認我的性慾很強,可和燕我們並沒有很多性愛。
  燕是一個純情的人,愛情至上,可能是讀多了瓊瑤的小說吧,性與愛是分離的。她總覺得,男女相愛,有愛就足夠,性只是偶然需要的。燕從來不願去開房,她覺得去那種地方,無非只是為了做愛,好像給純真的愛摻了假一般。她的住處又是集體宿舍,老總辦公室她又從不進來。要找一次做愛的機會常常要費好一番心思,燕才不管這些,她並無很多這種慾望,只要和我在一起,相擁說話,她就極其滿足了。
  燕又是個極其愛面子自尊心極強的女孩,她從來不在辦公室和我親暱,只在她自認為很安全的地方、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和我擁抱。
  發現燕的性敏感區是耳垂是極其偶然的!那天,下班了,燕沒有像往常一樣和同事們去食堂吃飯,還在公司辦公室整理文件,路過時發現門未關,一看,是燕,一陣興奮,偷偷的從燕的後面摟過去,她轉頭一看,“啊?頭,是你”,興奮的靠上前來,背向著我,聞著她特有的發香,一股電流從背脊處升起,陶醉的去吻燕的耳、耳後和耳垂,真是奇蹟出現了,燕沒有像平常那樣討厭在辦公室有過份的親暱,只見燕閉著眼,呼吸一下子粗重起來,微隆的胸部急劇的起伏,全身象被抽去筋骨一般柔軟得全然粘附在我的身上,驟然感受到燕全身象散發著熱氣一般的滾燙滾燙!
  燕轉過身摟住我,呢喃的說“我要,我要你進來”,天!從來沒有從燕的口中聽到如此淫蕩消魂的聲音,這簡直就是一注極強的興奮劑,好似超劑量的注入我的血液,瞬間我們便如發情一般瘋狂的在辦公室內翻轉混戰,大腦間僅存的一點警覺讓我摟著燕旋轉著移近大門,順手關上反鎖,燕似發情的母豬一般,三二下就把我的衣服脫個精光!
  她的臀部大幅的扭動,把我推在凳子上坐著,女上位的坐將上來,從來沒見過燕的玉門如此的淫液氾濫,堅硬的男根好不留情的全然沒入她狹窄的體腔,站立的雙腿緊緊的夾著,極度膨脹的根難於忍受這極度的夾擊,在我拚命的吮吸燕的玉乳的一瞬間,我和燕幾乎同時的從胸腔暴發出極度興奮的大喊,一洩如注!
  自此,我便知道,如何讓燕也一起享受這性的歡愉,沒有吻她的耳時,怎麼樣都撩不起她的情慾,只要吻她的耳,便能讓她很快的進入瘋狂。
  這樣的快樂時光,我們持續了半年左右。
  我苦笑說,慾望很強並不代表可以濫交的。我知道,燕一直以為我對她性的喜愛遠多於愛她的人,所以才會最終放棄她。
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意见反馈】版块告诉我们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GMT, 2022-1-22 18: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